新书库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天帝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纳兰倾城的期待

第二百二十二章 纳兰倾城的期待

    纳兰倾城听了,俏脸上如同罩上了一层寒霜:“就算是我的亲生父亲,也不能越俎代庖,为我包办一切!”

    傅师傅苦笑说:“公主殿下,您的亲生父亲,已经为您包办了一切!包括您的宝石国公主的身份,包括我成为了您的师傅!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的丹凤眼顾盼之间,自有一种威严:“这么说来,你所教给我的一切,也都是我的亲生父亲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公主殿下!”傅师傅恭敬地回答:“为了让您天生高贵,您的亲生父亲,让您拥有了宝石国公主的身份。ikan?xsw w?w?w?.?ik?a?n?x?s?w?`com我教给您的一切功课,也是您的亲生父亲安排的!其目的,是培养您‘唯我独尊’的帝王气质。譬如,您练习的‘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’,虽然是我教的,我自己却不能练!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喝了一口葡萄酒,问:“这一切,我父王知道吗?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所说的“我父王”,自然是指宝石王纳兰倾城。

    “纳兰称雄一直都蒙在鼓里,他一直认为您是他的亲生女儿,呵呵,这怎么可能?”傅师傅说:“我相信,以后您的母亲会把真相告诉您的!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我母亲是平凡大陆的人?抑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?”

    傅师傅回答:“您母亲是另一个世界的人,地位极其崇高,比您的父亲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:“既然我的亲生父母都是另一个世界的贵人,他们为何让我生活在平凡大陆?”

    傅师傅垂下了头,小心翼翼地回答:“您的亲生父母,把您寄养在纳兰称雄的名下,是有原因的!其中原因,我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端起酒杯,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由于全身的功力被南楠封印了,纳兰倾城喝了十几杯酒,便不胜酒力了,她俏脸如血,一双丹凤眼更是朦朦胧胧,如同罩上了一层水雾:“在我的记忆中,从来没有我亲生父母的印象。我与父王纳兰称雄,感情也素来淡薄。这么说起来,在这个世界上,师傅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了!”

    傅师傅霍地站了起来,向纳兰倾城施了一礼:“公主殿下如此看得起我,我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没有还礼,只淡淡地说:“师傅,坐下!”

    傅师傅重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纳兰倾城郑重地说:“三天后,请师傅以长辈的身份,主持我的婚礼,并且喝我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傅师傅的脸色很难看:“公主殿下,您的亲生父亲,已派出了高手,必欲取南楠的性命!在这种情况下,您还不顾一切地嫁给南楠?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翘起了二郎腿,将一头秀发披散开来,语气显得轻松随意:“人生的乐趣,就在于随心所欲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傅师傅的脸色更难看了:“我斗胆问一句:公主殿下为何非要嫁给南楠不可?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托着腮想了想,字斟句酌地说出了三个字:“因为爱!”

    傅师傅一脸惊讶地说:“南楠那么残酷地羞辱和折磨您,您还爱上了他?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喝了一口酒,闭上了眼睛,不停地咂着嘴巴,似乎在品味着酒,又似乎在品味道别的东西。她的声音,轻柔如风:“男女之情,朦朦胧胧,说不清道不明。它就像突如其来的闪电,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,一下子就击中了我的心坎。”

    傅师傅紧接着问:“南楠哪一点吸引了您?就因为他的武功比您高强?”

    “原因嘛——”纳兰倾城丹凤眼微张,檀口轻启:“三个字:期待感!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实在出乎傅师傅的意料!他连说了三遍“期待感”,如同咀嚼着一个余味不尽的橄榄。

    纳兰倾城说:“我是公认的天下第一美女,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,疼爱我还来不及,哪里舍得给我一丝一毫的伤害?但是,南楠却尽情地羞辱我,折磨我!这份狠毒,实在令人可惊可畏!同时,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,在有机会占有我的情况下,一定不会放过占有我的机会!但是,南楠主动放弃了这个机会!这份定力,实在可敬可佩!”

    傅师傅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我的期待感由此而来:嫁给南楠之后,能否用我的柔情,温暖他那颗冰冷的心?能否用我的美色,让他迷恋上我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纳兰倾城端起了酒杯,凝望着杯中的葡萄酒,认真地说:“没有期待感的人生,没有期待感的婚姻,味同嚼蜡!相反,有期待感的人生,有期待感的婚姻,就是一杯醇美的葡萄酒,令人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傅师傅狠了狠心,说:“公主殿下,我必须提醒您的是:您亲生父亲派出的高手旦夕可至,这一次,南楠应该是劫数难逃!南楠要是死了,您的期待感也就不存在了!”

    将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,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:“相信南楠战无不胜,也是一种期待感。”

    傅师傅再次目瞪口呆!

    忽然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纳兰倾城说:“进来!”

    小春推门进来了,向纳兰倾城躬身施礼:“启禀公主殿下:王宫传来消息,南楠劫持了陛下,强迫陛下把王位让给他。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问:“王宫方面知道我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小春毕恭毕敬地回答:“王宫方面已知道公主殿下回来了,特地征询公主殿下对陛下退位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纳兰倾城不假思索地说:“让王宫方面答应南楠的要求。但是,我父王只能在四天之后退位!”

    小春惊问:“公主殿下,您为什么要让陛下四天之后退位呢?”

    “四天之后,我就成了南楠的女人。”纳兰倾城的一双丹凤眼闪烁不定:“到了那个时候,南楠看在我的面上,应该会优待我父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的黄昏,秋风萧瑟,乌云密布,夜雨将至。

    与天气极不协调的是:整座凤凰宫披红挂绿,张灯结彩,一派喜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与凤凰宫的喜庆气氛极不协调的是:不管是士兵还是奴仆,皆是脸色阴沉,如同阴沉的天空。

    只有纳兰倾城例外:她身穿大红的新娘服装,那张闭月羞花的俏脸上满含期待。

    突然,把守宫门的士兵来报:“公主殿下,南楠来了!”

    (感谢书友30****64的三次打赏!周末快乐哟!加更先拖一拖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