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玄幻小说 > 落虹剑 > 第一百零四章 无人可挡

第一百零四章 无人可挡

    人在开战以来,第一次的交谈。爱看小说网   w?ww.ikanxsw`com两人眼中虽然都是一片凝重,但是,在言语上面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“可笑,要是你只有这么一点能耐,那你现在就能够去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才刚刚落下,巫隐的身影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团灰蒙蒙的火焰。

    火焰就像是一只锋利的利箭一般,直直的朝于寒雨刺过去。

    于寒雨身体周围的那些火焰,在碰到那团灰色的火焰的时候,竟然没有起到丝毫的阻挡作用,只是一瞬间就被刨开。

    锋利的气息,带着一丝邪恶而诡异的能量,直直的刺在于寒雨的皮肤上面。

    于寒雨的双眼一凝,看来这个巫隐还真的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体内能量飞快的运转,一部分能量按照星火的运行路线,剩下的一部分仍然按照阳火运转。

    两种火焰,同时出现在于寒雨的双手之间。

    一个诡异的阴阳鱼图形出现在于寒雨的双手之间,由火焰构成的阴阳鱼,缓缓的旋转着,那个灰色火焰就抵在这个阴阳鱼图案旋转的中心上面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个看起来脆弱的阴阳鱼图案,将那团灰色的火焰牢牢的住挡住,让对方无法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僵持着,于寒雨的这一招也是因为识海里面的那个生死太极图案而感悟到的。

    这第一次用出来,就挡住了巫隐强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之后,那道灰色的火焰无奈之下,之后朝后面退走。

    于寒雨的这一个阴阳鱼火焰,纯粹只有防御力量,根本就没有丝毫攻击力,所以,就算是看着那道灰色的火焰退走,于寒雨也没有办法追击。

    同时施展阳火和星火,对于寒雨体内的天地元气消耗十分巨大,要是巫隐能够坚持的时间稍长一点,于寒雨说不定就要头疼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于寒雨看来,巫隐的这种攻击有点类似于身剑合一,对身体消耗应该很大,巫隐也不一定能够坚持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,在灰色火焰退后一点之后,立刻就幻化出巫隐的身影出来。

    站稳身形之后,巫隐就看着于寒雨,虽然竭力的掩饰,但是于寒雨还是从巫隐微微颤抖的双脚能够看出,刚才那一招,对巫隐的消耗确实很大。

    于寒雨现在也在快速的调息着,在挑战擂台上面,是没有机会恢复元气的。

    所以,于寒雨一直就将魂精髓和那枚八级灵核贴身戴在身上,这样的话,恢复体内天地元气也相对快上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站在擂台上面,对峙着。

    很明显的,巫隐身上也应该有能够恢复能量的灵核,按照于寒雨的顾忌,品质应该也不会比自己的差。

    想到这,于寒雨不再等待,抢先发动攻击……

    感觉到在自己身上的气势回升的同时,巫隐身上的气势也在飞速的回升着。并且,看样子,巫隐恢复的竟然比自己还要快!

    不能够在这样拖下去了,越拖到后面,对自己越不利。

    想到这,于寒雨身形一晃,快速的朝巫隐冲过去,两人的战斗技巧都极为娴熟,想要单凭技巧战胜对方,已经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于寒雨化繁琐为简单,直直的一拳,轰向巫隐。

    在于寒雨停止修炼的时候,一直关注着于寒雨的巫隐,也停止了恢复。

    看着于寒雨平实的一拳,巫隐双眼之中充满了凝重。

    马步下蹲,深深的吸了口气,同样直直的一拳,向于寒雨攻来的右拳捣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于寒雨稳稳的站在巫隐先前的位置,而巫隐则被轰得朝后面足足退出去六大步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停下来之后,巫隐脸上一阵不正常的潮红。

    来,巫隐就是以体内能量诡异和技巧而取胜,他并不擅长硬碰硬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刚才,于寒雨的攻击过来之时,巫隐刚刚想要躲开,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灵魂力量锁定,就算是暂避锋芒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一旦躲避了,接下来于寒雨的攻击就会如流水般落在巫隐头上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巫隐才选择和于寒雨硬拼一记。

    于寒雨灵魂境界比巫隐高,锁定巫隐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,再加上于寒雨主动出击,身体素质远远超过巫隐,所以,才能够将巫隐轰退。

    但是,在两人双拳接触的一刹那,一股诡异的能量从两人接触之处流进于寒雨的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这股能量诡异之极,具有强烈的腐蚀力。

    在进入于寒雨身体之后,竟然立刻向于寒雨的识海蔓延过去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于寒雨体内的经脉竟然也开始被腐蚀掉,要不是于寒雨身体本来就比一般的黄阶强悍很多,说不定现在于寒雨体内已经乱成一团糟了。

    按照于寒雨的估计,恐怕就算是地阶,在被这种力量入侵之后,也会焦头烂额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那股力量就来到了于寒雨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于寒雨也早就以极高反应过来,识海之中那个诡异的生死意境漩涡也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一股股死亡意境从于寒雨的识海之中蔓延出来,一下子就包裹住了那股诡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股诡异的力量在被死亡意境包裹住之后,逐渐开始被抹杀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于寒雨身体强悍的恢复力也开始作用,很快,先前于寒雨身体受到的伤害也在快速的恢复着。

    这一切说起来漫长,时间上也就一瞬间的事情,等到于寒雨恢复过来的时候,巫隐也才堪堪站稳身形,勉强调息平稳。

    这一击,看起来于寒雨似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但是,事实上,于寒雨也吃了一个不小的暗亏。

    巫隐也知道自己体内力量的诡异,因此,在刚刚站稳身形,体内力量平稳下来之后,巫隐就朝于寒雨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一团灰色的能量弥漫在巫隐的手中,同时,巫隐的双掌也变成了诡异的黑灰色。

    仔细看过去的话,就能够发现,巫隐的双眼也变成了灰色。

    一股股邪异的气息开始弥漫开来,整个擂台附近观战的人都能够感觉到这股气息。

    而这时,于寒雨似乎还并没有从先前和巫隐的碰撞之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个和巫隐战斗的家伙,似乎又被打蒙了。”一个人惊呼道。

    看着于寒雨的样子,另外的人也发现于寒雨的目光还是呆滞的,神情也极为痛苦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太诡异了,先前也有几人,本来和巫隐的碰撞之中占据上风的,但是后来却莫名其妙的陷入呆滞状态,最后被巫隐击杀,看来这个人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,黑白二王倒是没有丝毫担心的样子,他们之间随时能够联系,只要有危险,便会在第一时刻出手。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靠近于寒雨,于寒雨还是没有反应过来,巫隐双眼之中闪现一丝狰狞。

    双手狠狠的印向于寒雨的胸口,那股灰色的能量也狠狠的轰击在了于寒雨的胸膛上面。

    巫隐手上那团黑色的力能量疯狂的涌现出来,狰狞的笑容也出现在巫隐的脸上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巫隐的双拳轰在于寒雨胸口上面的时候,巫隐脸上狰狞的笑容瞬间凝固,一抹惊骇的神色闪现。

    于寒雨的身影在被巫隐轰中的时候,就化作碎片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残影”,巫隐心中浮现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没错,巫隐在击中于寒雨的一刹那就知道,自己中计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是巫隐蓄力已久的一击,根本就无法收回力量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这一击落在空出,强大的冲击力让巫隐控制不住的朝前冲出去。

    那团黑色的能量也同样落在空中,不过,就算是如此,空气之中也爆发出一阵阵“嘶嘶”声,似乎这些黑色的能量,就连空气也能够腐蚀。

    巫隐收不住自己的身形,就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巫隐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,于寒雨的身影就在巫隐身后缓缓地浮现。

    于寒雨的双眼之中也是厉芒闪现,对着巫隐的后背狠狠的一拳轰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于寒雨蓄势已久的一拳,狠狠的轰在了巫隐的后背上面。

    巫隐再也不能够稳住身形,被狠狠的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原来,在于寒雨刚刚将体内那股力量驱逐出去的时候,巫隐就已经朝于寒雨攻击过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巫隐这样急切的攻击自己,一定是对他的那种诡异的力量信心十足,于是于寒雨索性就来了一个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在巫隐的攻击即将临身的时候,于寒雨就已经施展开身形,化出一个残影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就是巫隐警惕心最低的时候,根本就不会用灵魂力量探查面前的于寒雨是否真实。

    因为巫隐的灵魂境界比于寒雨低,自然也就无法用灵魂力量来锁定于寒雨。

    这一下逆转,观战的众人都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么一下子巫隐就被打倒在地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先前那小子根本就是装的,那小子是在引诱巫隐中计……”

    巫隐遭到于寒雨这一击,也是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,“哇”的一口鲜血吐出来。

    巫隐的鲜血,也是诡异的灰色,在那口鲜血落在地上的时候,擂台上面那些坚固的青岗石上面都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坚固的青岗石上面就被腐蚀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,并且一股股恶臭味也从那个深洞之中传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于寒雨双眼之中闪现出一股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个巫隐修炼的力量竟然歹毒如斯,要不是自己身体异于常人,灵魂境界更是圆圆场超过巫隐,说不定现在自己的身体也被腐蚀的不成人样了。

    想来先前和巫隐战斗的那些人,也是被巫隐这样残忍的杀死的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于寒雨的身影化作一道道残影,不断的在巫隐的周围闪现。

    伴随着于寒雨身影不断的闪现,一阵阵肉体撞击的声音从传来,巫隐的身体也被不断的抛飞起来。

    在巫隐喷出那口鲜血的时候,身上的气息就变得萎顿起来,在后面于寒雨一次次的重击之下,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看着于寒雨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,巫隐双眼之中闪现出一丝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不断的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,希望能够尽快的站稳身形,然后,离开擂台!

    没错,巫隐已经感受到于寒雨身上散发出来的森然杀机,巫隐丝毫不怀疑,于寒雨在将自己虐待一番之后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击杀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逃下台去,没有完成组织的任务,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组织的追杀。

    但是,那样或许还有一丝转圜的余地,总比立刻死在这里要好。

    终于,在于寒雨重重的一角踢在巫隐身上的时候,这一次巫隐并没有竭力去抵挡于寒雨的攻击,而是将自己的身体松在于寒雨的脚下。

    然后,借着于寒雨这一击之力,朝场外飞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,在空中,巫隐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,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虚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已经快要飞出擂台,巫隐心中大定,只要自己飞出擂台,自己一定会找到自己的上司,将这一次自己失职的事情全部推在这个家伙头上。

    让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家伙,受到组织疯狂的报复。

    想到这,巫隐转过身,朝于寒雨冷冷的一笑,说道:“小子,不管你是什么人,得罪我们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,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巫隐脸上的冷笑顿时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的那个于寒雨,竟然在缓缓的消散着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残影!”巫隐心中大骇,既然面前这个是残影,那么于寒雨的真身又在哪里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森冷的声音在巫隐耳边响起:“我有没有什么好下场,我想你是看不到了,不过,你的下场,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森然的话音之中,挟着同样森然的杀机,于寒雨的身影也在巫隐身旁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带着森然杀机的话语,在巫隐耳边冷冷的响起,伴随着声音落下,于寒雨的身影也在巫隐的身后缓缓的浮现。

    听到于寒雨的话,感受到于寒雨身上的杀机,巫隐心中泛起一阵强烈的恐慌,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着巫隐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不能杀我,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,我是魂……”巫隐惊恐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在巫隐喊道这里的时候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似乎后面的话,有人让他无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巫隐的身体就这样诡异的膨胀起来,巫隐双目之中,闪现出一丝绝望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,饶过我,救救我,我什么也没有说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诡异的一幕,于寒雨连忙身影一晃,朝远处掠出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从巫隐身上散发出一道强横的威压,在这股威压之下,于寒雨甚至升起不了丝毫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巫隐睁开双眼,淡淡的扫视了一眼于寒雨,苍老的声音响起:“就是你这小子坏了我们的好事?很好,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被这时候巫隐的眼睛盯着,于寒雨身上寒毛立刻竖起来。

    警惕的看了眼巫隐,于寒雨体内天地元气快速的运转着,在身体表面布下一层层防御力量。

    而那个声音在说完那句话之后,就消失不见,而巫隐身上的气息也迅速的衰弱起来。

    露出仔细看过去的时候,才发现,巫隐眼中已经是一片死灰,身上生命气息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然后,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巫隐的身体就这样诡异的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!

    只是一刹那,巫隐的猪呢个身体就消失不见,就好像在这个擂台上,从来就没有巫隐这个人。

    大约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巫隐的气息以及那个恐怖的气息都彻底消失之后,于寒雨这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擂台周围的人,看着这场诡异的比赛,都有些纳闷了,明明被一直看好的巫隐竟然就这样败了。

    更加诡异的是,战败的巫隐,竟然就这样凭空蒸发掉了。

    于寒雨也是一脸疑惑,在巫隐清醒着的最后时刻,他说他是魂……,究竟是幽什么呢?

    按照于寒雨的估计,应该是一个组织的名称。

    但是,于寒雨对暗黑世界根本就不了解,也不知道什么组织叫做魂。

    既然想不明白,于寒雨也没有再耗费心力去想这个。

    缓缓的走下擂台,这时,卡纳那个擂台上面也即将开始挑战了。

    收拾心情,于寒雨开始仔细的观看白王的比赛。

    白王才刚刚走上台,而站在白王对面的,是一个长着圆圆脸蛋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一身白衣似雪,带着一丝憨憨的笑容。看上去就像是邻家小弟弟一样,人畜无害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可是我的对手,千万不能大意了哦”少年憨厚的说着。

    昨天在看到对魅影的介绍之后,白王心中是一片愤怒的,凡是和魅影战斗过的人,都在后来诡异莫名的死亡了。

    在上场之前,白王可是下定决心将魅影好好的教训一顿,或者直接将魅影干掉的。

    但是,在看到这个可爱的少年之后,白王心中的那一丝杀意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白王身上那一丝淡淡的杀机也消失不见了,魅影嘴角扯出一抹森然的弧度,不过,很快,又恢复到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于寒雨这一群人之中,于寒雨的灵魂境界最高,因此也只有于寒雨隐隐约约感受到了魅影的可怕。

    知道白王心中的杀意已经消失,不可能真正的杀了魅影的。

    魅影憨憨的一笑,说道:“这位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们比试的时候点到即止,希望大哥哥手下留情,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魅影的这番话,配合他那憨厚的外貌,还确实能够引起人的好感。

    闻言,白王也是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,这擂台就是比武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刚落下,魅影的身影就在白王的瞳孔之中扩大……

    因为比试根本就没有规则,所以,在白王和魅影同时站在擂台上面的时候,比试就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看着白王纯真的样子,魅影心中一阵冷笑,看来一招就能够击溃白王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白王防备最低的时候,魅影悍然出手了。

    看着魅影带着笑容,但是手下却是丝毫不手软,一爪狠狠的抓向白王的咽喉。

    要是这一爪抓实了,白王不死也要重伤。

    可是白王岂是那么容易被击倒?白王露出冷冷的笑容,看着个眼前的少年,站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然而在拍中白王的时候,魅影的手掌整个变化成灰黑色,浓郁的能量波动散发出来,在接触的一刹那,那些浓郁的灰黑色能量,就全部进入白王的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白王闷哼一声,顺势后退,卸去那股力道。

    一脸微笑的魅影,正准备追击的时候,突然脸色大变!

    在魅影的手掌接触到白王的肩头的时候,一股恐怖的能量沿着魅影的手掌进入魅影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股恐怖的能量,带着一股纯正的毁灭意志,魅影虽然竭力抵挡了,但是,那股毁灭能量还是顽强的在魅影体内肆虐着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魅影只得放弃千载难逢的追击机会,调用庞大的能量来堵截那股毁灭能量。

    而在白王后退的时候,大量侵入体内的腐蚀性能量也开始向白王的识海冲击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在白王被击到之后,竟然只是脸上一阵戏谑,然后白王身体里面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灰白雾气,之后白王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,然后白王看着,似乎先前没有收到丝毫伤害。

    反观主动偷袭得手的魅影,在将白王击退之后,竟然并没有趁机追击白王,而是就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脸上一阵不正常的潮红闪现,然后,身上爆发出一阵白雾。

    整个身体微微的颤抖着,似乎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在白王盯着他看的时候,魅影狂喷一大口鲜血,一蓬浓郁的紫雾随着这口鲜血喷射出去。

    随着这口鲜血喷出去,魅影颤抖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