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修真劫 > 第142章 结亲
    叶青冥日夜兼程、风尘仆仆的赶回了世俗,找到大弟子宣清,总算弄明白有何事要自己做主,而这件事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却是宣清有了意中人,急着想让师父出面提亲。爱看小?说   w w?w?.?ik?anxsw`com

    那宣清要娶谁呢?

    沈怜雪!

    当初宣清私自下山,遇上了沈怜雪,经过一番相处,彼此便渐渐生出了爱慕之情,一个非君不嫁,一个非卿不娶!

    本来仙道不禁双修,叶青冥和汪晓澜便是夫唱妇随、同参大道,因此宣清想要娶妻,并不是难事,但他若想娶沈怜雪,可就没这么容易了!

    毕竟宣清的师娘汪晓澜和沈怜雪所属的白虎岭盗寨梁子不小,这段感情想要修成正果,艰难险阻可想而知,而上次叶青冥远赴洪荒取药,救了杨玉娇,宣清便已隐隐知道师父和杨寨主的关系非同一般,自己与沈怜雪想要鸳盟得谐,只有求得师父允婚!

    沈怜雪也认为汪晓澜对白虎岭盗寨成见极深,况且真正能做主的人是叶青冥,便也同意先将此事告诉叶青冥,求他成全。

    当宣清红着脸说有意中人时,叶青冥既高兴又感慨,他与宣清名为师徒,实则情同父子,如今亲手养大的孩子有了意中人,叶青冥心中自然涌起‘吾家有儿初长成’的念头!

    得知宣清的意中人是白虎岭的强盗,叶青冥微微皱眉,深感棘手,他对于白虎岭自然没有成见,但汪晓澜……

    叶青冥从未听过沈怜雪这个名字,所以宣清提起时,他并未在意,只是与宣清一同前往白虎岭,准备正式见一见这位姑娘,也好替自己的宝贝徒儿掌掌眼!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沈怜雪时,叶青冥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当初她只是个小丫头,如今女大十八变,叶青冥自然认不出了,沈怜雪却恭敬行礼,说道:“前辈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叶青冥愣了一下,好久不见?他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个姑娘啊!

    仔细打量她的脸,越发觉得熟悉,没过片刻,叶青冥失声惊呼:“是你!”

    那个古灵精怪、牙尖嘴利的小丫头!

    当初就是她引自己入局,致使自己和杨玉娇……

    沈怜雪脸上也有一丝尴尬,毕竟叶青冥是她将来的公公,可她却清楚的知道公公的隐私,而且……而且那隐私,还是她一手促成的!

    不过,她没有退路,爱上宣清的那一刻,就知道自己想要的幸福没那么容易,可心已经陷进去了,终究无可自拔!

    叶青冥道:“沈……沈姑娘,请稍候!”跟着一把扯过宣清,走开几丈,随手布下隔音禁制,然后才问道:“你想娶的人就是她?”

    宣清毅然决然的说道:“是!求师父成全!”

    对于沈怜雪,叶青冥也有些尴尬,同时觉得宣清的性子太过单纯,与沈怜雪未必相配,便委婉劝道:“你们的年龄恐怕不相称吧,她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他是在同一年遇到沈怜雪和宣清的,那时沈怜雪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,可宣清只有七岁。

    宣清道:“师父,俗话说‘女大三,抱金砖’,她正好比我大三岁!”

    叶青冥提醒道:“以前她小时候,心眼儿就很多,如今长大了,想必更厉害,若是你俩当真成了亲,还不把你管的死死的,你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宣清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师娘和杨寨主的性子也不见得多温柔恭顺,师父还不是过得很幸福?”

    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叶青冥抬手轻拍宣清脑袋瓜子,斥道:“逆徒!居然反说起为师来了!”

    宣清捂着脑袋求恳:“师父,我真的喜欢她,你就成全我们吧!”

    叶青冥叹了口气,说道:“既然你们两情相悦,师父又怎会棒打鸳鸯?只是,你师娘那一关不好过!”

    宣清笑道:“师娘最疼我的,我去求她,她一定会答应!”

    叶青冥苦笑摇头:“恐怕没这么简单!”忽然又问道:“上次为师救杨寨主的事,你没跟师娘说吧?”

    宣清赶紧摇头:“当然没说!师娘的脾气您又不是不清楚,要是她知道了,咱们那宣山还能住人吗?”

    叶青冥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!

    叶青冥走向沈怜雪,说道:“沈姑娘,男婚女嫁乃人生大事,你当真想好了?”

    沈怜雪并非扭捏作态的庸俗女子,郑重说道:“此生无悔!”

    叶青冥道:“那你可将此事告知贵寨三位寨主了?”

    沈怜雪道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叶青冥沉吟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是第一个告诉我了?”

    若以修为而论,沈怜雪远不及汪晓澜、杨玉娇,但若论心思机敏,她却强胜有余,此刻趁机拍马屁:“前辈若是允可,汪仙子和我家三位寨主自无异议,若前辈不允,晚辈告诉她们也没用!”

    叶青冥叹了口气,并没有因为这些奉承话而飘飘然,反而暗暗替宝贝徒儿发愁,毕竟娶个如此厉害的媳妇,将来可怎么得了?

    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,那也无可奈何,只是媳妇是宣清自己挑的,将来跪搓板也好,喝洗脚水也好,他这当师父的可不会管!

    当下沈怜雪去见自家三位寨主,将此事说了,那大寨主许星悦无可无不可,二寨主杨玉娇却大喜过望,恨不得沈怜雪今天就嫁过去,一来她与沈怜雪情同姐妹,盼着沈怜雪能嫁得如意郎君,二来白虎岭盗寨若能与宣山一脉结亲,那以后来往走动,自是理所当然,她就可以常常见到叶青冥了。

    三寨主燕欣林却不同意这门亲事,劝道:“那汪晓澜与咱们白虎岭几番恶斗,满怀敌意,如何能同意这门亲事?退一步讲,就算这门亲事成了,可她是宣清的师娘,等于是你的婆婆,你若嫁过去了,还不得天天受气?”

    沈怜雪素来思虑周详,此事她自然也早就想到了,但爱一个人就是如此的傻,如此的痴,明知道前途艰险,将来势必受气,也早已欲罢不能,何况,她也曾暗暗安慰自己,她嫁的是宣清,又不是汪晓澜,只要宣清爱自己,一切就都不重要了!

    见沈怜雪主意已定,燕欣林叹了口气,没有再说什么,杨玉娇却径直来找叶青冥,说道:“你一定要促成这门亲事!而且,雪丫头嫁到你门下,你也得照顾好她,别让汪晓澜欺负她!”

    叶青冥道:“我自当尽力……”

    杨玉娇打断他道:“不是尽力,是一定!我这辈子,是什么都指望不上了,可雪丫头……决不能再为情所苦!”

    叶青冥默然,杨玉娇又说道:“我从没求过你什么,但这一次,我求求你,成全他们!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叶青冥自然只有答应了!

    说服别人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叶青冥几番思虑,终究还是找不出稳妥之法,但再怎么难,也要硬着头皮上!

    宣山,仙府之中,师徒俩正围着汪晓澜打转,不停地拍着马屁,叶青冥一句:“娘子近来越发清丽秀美了!”

    宣清跟一句:“师娘的修为近来也越发高深了!”

    叶青冥又一句:“娘子穿的这件仙裙真好看!”

    宣清再一句:“师娘精神饱满,气色好,穿什么都好看!”

    一开始,汪晓澜还听得津津有味,可后来看他俩满怀心事,欲言又止,便泛起了嘀咕,暗想:“今儿这爷俩儿是犯什么毛病了?”

    汪晓澜是不如叶青冥心眼儿多,但她可不是傻子,很清楚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,再说难听点,就是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

    因此便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你们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宣清不敢说,便朝叶青冥挤眉弄眼,让师父打头阵,叶青冥终究是果决之人,暗暗一咬牙,说道:“娘子,古人云‘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’,如今清儿年纪也不小了,我看该给他找个双修道侣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汪晓澜怔了一怔,方才说道:“那就找呗!”她很奇怪,这种事情,直接说不就行了,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吗?

    却见叶青冥对着宣清一使眼色,宣清双膝跪地,说道:“师娘,徒儿有心上人了,求师娘成全!”

    汪晓澜又惊又喜,赶紧问道:“哎吆!你什么时候有心上人了?上次下山的时候?”

    宣清点了点头,汪晓澜道:“快带来给师娘看看!不对,应该是咱们去见见人家!”

    按照世俗人族的礼节,两家定亲之初,应该是男方主动上门拜见女方,所以汪晓澜才会如此说!

    她跟着又问道:“是谁家的姑娘?”

    宣清不敢开口,叶青冥也不敢搭茬儿,汪晓澜隐隐觉得不对头,微微提高嗓音,又问道:“谁家的姑娘?”

    宣清低下头,嚅嚅说道:“燕国,白虎岭……”

    汪晓澜愣了一愣,随即大怒,喝道:“便是那个什么杨玉娇所在的强盗窝?”说着话,她还狠狠剐了叶青冥一眼,叶青冥心中发虚,举头望天,不敢看她!

    宣清点了点头,汪晓澜厉声说道:“不行!这门亲事,万万不行!”

    宣清求恳道:“师娘!”

    汪晓澜道:“说什么都不行!”顿了一顿,又说道:“你想娶谁都可以,唯独不能娶白虎岭的女强盗!”

    宣清道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汪晓澜说道:“当年……唉,总之是不行!”

    叶青冥劝道:“当年的事,不过是鸡虫之争,况且已经事过境迁,何必再难为清儿?”

    汪晓澜道:“这件事不必再说!”心中暗暗恼恨,当年那些女强盗想勾引她的丈夫,如今却又想勾引她的孩子了,真是贼心不死,无所不用其极!

    见师娘如此坚决,宣清双膝跪地,连连求恳,汪晓澜冷哼一声,说道:“怎么?你还想要挟师娘不成?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,我看你还没娶亲,心中就没有我这个师娘了!”

    宣清何曾见过师娘这等疾言厉色的模样,当下不敢再说,但依旧长跪不起,汪晓澜径自回石床上打坐,叶青冥从旁劝解,汪晓澜毫不理会!

    宣清一连跪了三天,汪晓澜始终置之不理,但她心中却既恼怒又心疼,宣清终究是她一手带大的,闹到如此地步,自然是她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到了第五天,汪晓澜的心疼终于压过了恼怒,只是先前闹得太僵,话又说的太绝,不好下台,叶青冥瞧在眼里,心中已是了然,便劝道:“昔年旧怨,不过往事一桩,若因此坚拒这门亲事,岂不令清儿抱憾终身?孩子有自己的人生,自己的选择,咱们应当教导,但不该过多干涉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汪晓澜叹了口气,说道:“儿大不由娘!随你们去吧!”

    见了师娘心灰意冷的样子,宣清既愧疚又感伤,低声喊道:“师娘……”

    汪晓澜不再说话,摆了摆手,径自出了宣山仙府,叶青冥立刻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察觉到丈夫跟来,汪晓澜停下脚步,转身说道:“我已经同意这门亲事了,现在让我静一静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叶青冥默然,汪晓澜却又问道:“宣清会喜欢上白虎岭的女强盗,是你在暗中搞鬼吧?”

    这真是天大的冤枉!

    叶青冥赶紧解释道:“孩子长大了,自有主见,他喜欢谁,我怎么做得了主?”

    汪晓澜“哼”了一声,似乎信了几分,叶青冥又道:“绿林草莽间,也多豪杰之士,清儿执意要娶的那个姑娘,想来也有过人之处,不如让清儿领来给你见一见?”

    本来应该是男方去女方家拜见提亲,但彼此的关系比较复杂,所以叶青冥才会如此提议。

    汪晓澜叹了口气,说道:“清儿喜欢,你又先同意了,我见与不见,也就罢了!”

    叶青冥道:“清儿与你情同母子,他肯定希望你能真心祝福这段姻缘,你给孩子个机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汪晓澜沉默片刻,终于点了点头,叶青冥便让宣清将沈怜雪领了来。

    沈怜雪淡施粉黛,衬的容颜越发秀美,衣着得体,更显婀娜多姿,汪晓澜一见便有几分喜欢,暗想:“这般标致的姑娘,我见犹怜,难怪清儿为她颠倒!”

    而沈怜雪对宣清已怀深情,此刻正式拜见未来夫君的至亲长辈,自然恭谨万分,越发令汪晓澜满意。

    留沈怜雪吃了一顿饭,汪晓澜又将昔年得到的一件灵宝玄光镜相赠,等沈怜雪离去时,汪晓澜更亲自将她送出仙府,沈怜雪固然受宠若惊,宣清也大为感动,只有叶青冥知道,她虽然对沈怜雪有了几分好感,但如此热情,主要还是爱屋及乌,毕竟作为师娘,作为母亲,她还是希望宣清将来能过的幸福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宣清与沈怜雪的姻缘,已算水到渠成,叶青冥便托了一位昔年游历结识的道友做媒,正式向白虎岭提亲,那三位寨主欣然允诺,沈怜雪更没有不答应的,于是当场便定下了婚期,但令双方都没有想到的是,婚宴时却又出了些许变故。

    有分教:“不速客登门拜贺,局外友指点迷津!”

    欲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