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历史小说 > 大汉光武 > 第四十五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1

第四十五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1

    第四十五章天若有情天亦老(一)

    晚秋的白天有些短,车队离开铁门关后没多久,太阳就已经坠落到群山之外。? 爱看小? ?说  ? w?w w?.?ik?a?n?x?s?w?`com刘秀担心有人会对大伙不利,冒着坠下山崖的危险,带领弟兄们打起火把连夜赶路。直到后半夜丑时,确定身后没有任何“尾巴”跟上来,才吩咐队伍扎营休息。

    负责照管马车的山贼们个个累得筋疲力尽,听到命令之后立刻如蒙大赦,连饭都顾不上吃,找到了个避风之处倒头便睡。官兵和民壮们虽然比山贼纪律性稍强,也累得个个怨声载道,在马三娘和邓奉的逼迫之下,勉强将马车围成了个圈子,然后就相继躺在车厢板上再也不愿意往起爬。

    刘秀和严光、邓奉、朱佑和马三娘,虽然同样累得气喘如牛,可五人却不敢立刻停下来休息,而是强打起精神,就地选材,在车队周围布置了一圈简单实用的陷阱,然后又排好了当晚执勤的次序,才找了个避风的地方,围着篝火啃吃干粮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儿,那王裨将非常不对劲儿!”朱佑在太学里跟着其老师刘龚,学了一肚子纵横术,非常善于察言观色,嘴里一边咀嚼着干粮,一边断断续续地提出自己所发现的疑点,“他如果不想找咱们的麻烦,开头又何必派那姓邱的杀鹰示威?而明明把咱们几个都得罪了,他又何必急匆匆地放咱们通关?既没捞到好处,又白费了许多力气,前后两种态度,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耳光!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后来看到了咱们送上的礼物吧?这大新朝,向来是哪里不抹油,哪里就不转!”马三娘对官员的品行和本事,素来都看不上眼,接过朱佑的话头,冷笑着补充。“所以前倨而后恭!”

    “那点礼物,应该还打动不了他。”严光在众人里头性子最为谨慎,皱着眉头,低声沉吟,“铁门关虽然位置偏僻,可正卡在过山的必经之路上。每年无论是从山贼们手里分,还是自己动手抢,他都能捞到不少好处。况且作为朝廷命官,他为了勒索点儿好处,就把我们往死了得罪,吃相也太不讲究了些。万一哪天不小心勒索错了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”他也姓王,会不会跟王固等人又什么关系?”邓奉将长槊戳在身边,皱着眉头猜测,“可按道理,王家的人做个裨将,官职又太小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是,王家嫡系子侄,不可能送到山里来吃苦!”刘秀摇摇头,低声否认。“除非,除非他是更远的旁支。可更远的旁支,对王固和王麟等人的死活,又不会太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伙你一句,我一句,越议论,越觉得铁门关守将王曜,今天的举止疑点重重。可对方究竟为何要这样做,他们凭借有限的信息,又无法推断得出。于是乎,愈发觉得形神俱疲。

    正想得头大如斗之时,却看到刘玄手里抱着一片金黄色的貂皮,探头探脑地走了过来。隔着老远,就停下了脚步,朝着马三娘躬身施礼,“三,这位,这位姐姐,能不能,能不能借一步说话。刘某有个老朋友,有可能跟你,跟你是同乡!

    “不能!”马三娘对这个总想拖刘秀下水的“堂兄”,半点儿好感都欠奉,立刻冷了脸,大声回应,“我从小在舂陵长大,不可能认识你的老朋友!”

    “啊!你,你也是舂陵人氏?”刘玄碰了一个硬钉子,却毫不气馁。故意装作一副惊诧模样,低声追问,“我,我怎么以前去舂陵,从没见过你?否则,否则那天绝不会对你失礼!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到过的人多了!”马三娘被问得火冒三丈,放下干粮,顺手从火堆中抄起一根刚刚开始燃烧的木棒,“我正烦着呢,别跟我套近乎。否则,就过来试试你的头有没有劈柴硬!”

    “别,别,我没恶意,真的没任何恶意!”刘玄曾经在她手上吃过一个大亏,至今心有余悸,见到木棍被高高地举起,立刻摆动着左手连连后退,“我有一种看了一眼就忘不掉的本事,所以才被绿林山王大当家委派为鸿庐使,负责联络天下英雄豪杰。而我有一次在三当家马武那里,看到过一张他亲手画的人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公,请过来一下。”唯恐马三娘的心智被此人所乱,刘秀抢先一步,大声打断。

    刘玄脸色闪过一丝恼怒,但几乎是一瞬间,就被他自己强行压了下去。转头离开马三娘,冲着刘秀满了堆笑,“文叔,不刘均输,您老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刘秀冲刘玄微微一笑,抬手指向营地外的崇山峻岭,“圣公兄,你觉得这太行山景色如何?”

    刘玄被问得满头雾水,迷惑地四下观望。只见四周一片漆黑,山峰和绝壁影影绰绰,宛若,宛若,猛兽嘴里的利齿。而齿尖之上,残月如钩,星光如豆,更令漫漫秋夜,显得寒冷而凄凉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,哗啦啦,哗啦啦!”一群迁徙的野鸟,从车队上方飞过,翅膀彼此相接,构成了一朵漆黑的云团。有猛兽嫌弃飞鸟干扰了自家沐浴星光,张开嘴巴,对着天空咆哮示威,”呜呜呜,嗷嗷嗷嗷,呜呜呜——”,

    “甚好,甚好。”刘玄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发慌,强作镇定道,连声回应。“比南方的山高,也比南方的山更陡,若是春暖花开时节……

    “甚好?”刘秀撇了撇嘴,再度低声打断,“既然圣公如此喜欢这里的风景,刘某就提前一些,在此跟你分道扬镳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刘玄的思路转换跟不上刘秀的节拍,先“激灵灵”打了个冷战,然后大声哀求,“刘均输,刘均输开恩,您老把好人做到底。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,在下如果被一个人留下,肯定会丧身于虎狼之口!”

    “圣公何必如此自谦?你武艺高强,且能言善辩,遇到老虎和狼群,能打就打,打不过也能用嘴巴说服他们,何必非要跟着刘某的车队一道受苦?!”刘秀笑了笑,继续轻轻撇嘴。

    刘玄这才意识到,自己想要活着离开太行山,依旧得托庇于刘秀等人的保护。刹那间,冷汗满额。赶紧向刘秀行了个礼,大声讨饶:“刘均输,小人知道错了,小人真的知道错了。小人不该胡乱跟三姐套近乎,小的这就闭上嘴巴去睡觉,求您,求求您千万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里头!”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?”终究念着对方是自己的堂兄,刘秀不愿将此人收拾得太狠。见对方已经主动认错,便冷笑着收回了先前的提议,“知道错了,以后就别轻易再起歪心思。刘某答应护送你出山,自然不会反悔。可你若是继续心怀鬼胎,刘某也不吝啬出尔反尔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,刘均输您大人大量,别跟在下一般见识,别跟在下一般见识!”刘玄顿时如蒙大赦,弯下腰冲着刘秀长揖不断。

    刘秀迅速看了一眼马三娘,见后者脸上关切的表情若隐若现,心中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。侧身避开刘玄的施礼方向,然后笑着还了一个半揖,“知道就罢了,咱们下不为例。我现在有些事情,想要跟你咨询一下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均输请问,在下定知无不言。”刘玄差点儿就跳出嗓子眼的心脏,终于重新落回肚子内。抬手先擦掉了额头上冷汗,然后大声承诺!

    ”你刚才说得三当家马武,可是凤凰山大当家,铁面獬豸马子张?”又迅速看了一眼马三娘,刘秀缓缓询问,每个字,都吐得异常清晰,“刘某在家乡之时,也没少听说此人的名字。他不是凤凰山的大当家么?怎么放着好好的大当家不做,又变成了绿林军三当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