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言情小说 > 从女尊世界回来后 > 第十章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教主的住处了。爱看小说网   w?w?w?.?ik?a?n?x?s?w?`co?m”进屋之后,宗羽停下脚步,忍不住回头继续打量起身后的林芜。

    林芜没有注意到宗羽的视线,她正在观察着这处屋子。苍玄教教主的住处比她所想的还要简陋几分,屋子在一处竹林深处,屋内摆设过少,因而甚至显得有些空旷,自窗口往外看去,能够看见满院的青竹随风而动,窸窣叶落的声响自耳畔回荡,却是别有一番幽寂。

    林芜没有想到纪识秋的住处会是这般模样,但等到了这里,想到自己对那人的了解,不喜热闹,慵懒肆意,他的住处似乎也当是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林芜不禁释然,旋即抚着窗台瞧着窗外的青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宗羽在旁试探着轻唤道:“教主夫人?”

    林芜被打断了思绪,终于回眸看向了身边的人,宗羽迎着林芜的视线,顿时显出了几分紧张,林芜看着对方的反应,虽然宗羽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,但与先前她在山下所遇到的那些弟子似乎又有不同,林芜好奇问道:“你好像不是很怕我?”

    宗羽挠头笑了起来:“我听教主说起过他与教主夫人的事情,自然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事情?”林芜一怔。

    宗羽连连点头道:“就是……你们去了那个世界,还……教主还有了那个、那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此事显得有些语无伦次,林芜仍是将宗羽的话听了个明白,她本还一直担心纪识秋怀孕的事情会在苍玄教内引来不少麻烦,谁知眼前的情景却出乎了她的预料,她迟疑着道:“你不会觉得奇怪?”

    宗羽这次很快的摇了摇头,看来还有些疑惑:“教主神通广大,生个孩子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林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觉得宗羽对神通广大的理解似乎有些过头了,但细细一品似乎又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宗羽这才又道:“我们几个护法都知道孩子的事情,请教主夫人放心,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教主与夫人,还有未出生的小教主!”

    这般言语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,林芜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她沉默片刻,这才将心中困扰了自己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:“我能知道为什么苍玄教其他弟子看起来都那么怕我吗?”

    宗羽这才恍然明白了林芜先前那个问题,他很快失笑起来,摇头道:“这个是教主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林芜不解。

    宗羽连忙解释道:“因为教内的情况有些复杂,现在教中多方势力相争,教主现在身子又是这种状况,若是发生了什么恐怕难以保护夫人,反倒让夫人陷入险境,所以教主想了个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林芜看宗羽几度欲言又止,便继续问道,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宗羽道:“与其让夫人被人盯上,倒不如让夫人成为让他们忌惮的那人。”

    林芜终于明白了宗羽的意思,只是心中难免有些好奇:“他都是怎么对苍玄教众人说起我的?”

    宗羽想了想道:“教主夫人您知道我们苍玄教都是强者为尊,教中众人皆拜服强者,所以教主对众人提起您,自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强怎么说?”林芜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宗羽认真纠正道:“怎么凶残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林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先前那些弟子见他时候的惊恐程度,大概已经了解了纪识秋在形容她的时候究竟花了多少心思,在普通教众面前,她怕是已经成了个手撕对手茹毛饮血的可怖模样。

    宗羽小心观察着林芜的神色,像是怕她误会,连忙又道:“教主夫人千万别动怒,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,我……我还有些事情要做,就先去了,教主现在去见花护法了,应该很快就会回来,夫人先在此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宗羽连忙就要离开,然而还未来得及走出房门,林芜便又将其唤住,低声问道:“我能再问些问题吗?”

    宗羽脚步顿住,连忙道:“教主夫人请说。”

    林芜看了看这房间内中的情景,终于问道:“我听他说,他幼时并非是在苍玄教内长大的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听林芜提起这件事情,宗羽微微一怔,这才恍然明白过来道:“原来教主夫人是想问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林芜点了点头,对于苍玄教中的事情,她清楚得并不太多,但这对她来说却并不是最重要的,她更在意的仍是纪识秋,她与纪识秋在青陆相互了解,过了很长的日子,她知道自己所了解的是真正的纪识秋,但如今回到这个世界,她也同样想要了解身为苍玄教主的纪识秋。

    如此她才能够与他一同分担许多的事情,才能够如当初她所说的那般一样,好好地保护他与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听了林芜的问话,宗羽没有立即回应,似乎是在想要从何处开始说起,林芜也并不着急,等了片刻才听得宗羽道:“教主夫人可知道我们苍玄教与中原正道是如何结怨的?”

    林芜默然片刻,她自幼便知晓苍玄教乃是魔教,在中原做着杀人放火的事情,中原正道与魔教势不两立,然而她却从来不知道,原来两方势力还有这样的渊源,她很快摇头问道:“究竟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教主夫人果然不清楚。”宗羽无奈笑了笑,继而又道,“不过现在应该很少有人去了解这段渊源了。”

    林芜分明听出了宗羽所指别有意味,在她的询问之下,宗羽再度开口道:“其实一直以来,对于苍玄教来说,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中原正道,而是远在西域的山海殿。”

    “山海殿?”林芜喃喃问着,隐约觉得自己应在何处听过这处势力,然而对其却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宗羽点头道:“数百年前,山海殿与苍玄教同在西方苍雪山下,两方势力因诸多原因争斗多年,最后是苍玄教大胜,山海殿迁至西域,多年以来却始终想要越过关门再回到中原。”

    林芜认真听着,宗羽也不敢废话,接着道:“教主夫人或许不知,那时候的苍玄教并非是如今人们口中所称的邪教,那时苍玄教与中原正道相安无事,苍玄教只一心对付山海殿,却没料到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林芜问道:“后来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宗羽无奈叹道:“苍玄教与山海殿对抗数百年,教中不少人早已厌倦,所以……教内出了不少乱子,经过许多年的演变,最后教中势力一分为二,分别是昔日三长老罗持所带领的新教与老教主和他所掌管的老教。”

    林芜还记得,之前他们上山的时候,她所遇上的那位丰长老,那时候纪识秋便告诉过她,那位丰长老是昔日罗持长老那方的人。

    直至此时,她终于明白那句话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宗羽接着道:“老教主温和持重,新教的罗持长老却不同,他野心极大,甚至为了夺得教主之位,愿意与山海殿结盟,而山海殿的条件也很简单,他们要苍玄教放他们入中原,并与他们联手称霸中原。”

    许多年前的事情,对于林芜来说从来没有想过缘由的事情,如今却终于知晓了真相,林芜心中一沉,已经猜到了后来的事情:“罗持长老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宗羽苦笑道:“老教主因此被逐出教中,四处逃亡,苍玄教与山海殿在中原掀起战乱,成为了正道口中的魔教。”

    许多事情不免让人唏嘘,林芜默然听着,却无法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评价,她只能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宗羽应道:“好在后来总算有了转机,十数年之后,罗持长老与山海殿再次决裂,两方势力斗争之后两败俱伤,罗持长老失势,被逐出苍玄教,众人也将老教主迎了回来。”顿了一瞬,宗羽才提道:“老教主回来的时候,带回了当时年仅七岁的教主。”

    直至此时,林芜才总算明白,为何纪识秋会说他并非是在苍玄教中长大。

    宗羽提起此事,忍不住又笑道:“教主七岁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更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成为苍玄教的主人,小时候天天想着自己将来要当武林盟主主持天下正道。”

    林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天下怕是许多人都没有想到,天下间人人谈之色变的魔教教主,小时候最大的愿望竟然是要当武林盟主。

    但苍玄教中发生的这些事情,真正说来与纪识秋又有何干?

    林芜这般想着,便听宗羽缓缓又道:“教主在回到教中以前,是跟着老教主在外面游历长大的,昔年老教主所统领的苍玄教与世无争,又何曾会有这种事情,老教主回来之后,因为昔日旧伤很快病逝,所有的担子就都落在了教主的身上。教主那时候年纪还小,我是看着他走过来的,清除叛党,手刃叛徒,对付山海殿……”宗羽说到这里,禁不住声音也低了下去,轻轻叹道,“他几乎是在一夜间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,林芜从来都不曾听纪识秋提起过,纪识秋从来都不会让人看到他软弱的模样,任何时候都不会。

    她想到如今苍玄教与正道势如水火的模样,禁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中原因为苍玄教,死过很多的人。”宗羽这般说着,神色也显得认真了起来,“教主很清楚,这些事情不是只要解释就能够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宗羽说得不错,林芜也再清楚不过,这些事情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但这对纪识秋来说,未免太过不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