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帝国大嫁:军爷养妻成宝 > 129.你可是我的未婚妻

129.你可是我的未婚妻

    [杨小麦,记住,我只能给你三天时间,要是不行,小灰就必须按照我们狮獒一族的传统,进行处置,绝不能沦为你们人类的实验品。爱看?小说网 ??? w?w?w?.ikanxsw`com]

    这是之前黑子将小灰交给杨小麦时,给出的条件。

    杨小麦心知时间紧张,耽搁不得。

    离开巢穴时,她又进了圣地,爬在圣池边,跟浸在水里的怪兽通话。

    [寒野,我要出去一下。牧放出来了,我要把小灰的情况跟他说明一下,一会儿就回来。]

    [好。]

    [你等我哦!]

    她伸出手,探进了水里,感觉那水比起他们曾经待过的那个温水池的水,显得更浓稠一些,捧在掌心时,感觉也温温的,不会立马凉掉。

    她拿精神力扫描了一下,发现这水也蕴含着同那晶石一样光芒的能量,而能量的形势非常特别,星星点点,异彩分层,十分奇妙。

    她回头征得了黑子的同意,打了小小一**放进了空间钮。

    [寒野,你感觉有没有舒服一点,身体还会不会疼?脑子会不会不舒服啊?]

    自从知道变异时的痛苦,杨小麦就特别担心这个,在怪兽进池子时,也问了好多次。

    [我很好,你不用担心。]

    然而每一次,他都这么说。她追问得急了,他才会稍稍松些口风。

    [嗯,刚开始有点不适,现在好多了。]

    这点儿口风,也算是他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[寒野,你一定要好好的,等我回来哦!]

    “乖,去吧!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杨小麦这才放了些心,出了兽穴。

    小花看到做肉饼的小姐姐离开了,又着急地追了上来,屁股又跟着几只小狮獒。

    回头营地,杨小麦立即冲到了那间雪白的移动实验室。

    在紧闭的大门前,牧放正跟着防暴兵队长说着话,她一过来,防暴兵队长就退开了。

    牧放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大口袋里,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姑娘。目光不自觉地将人从头到尾扫了一遍,深幽的眸色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是用下巴点了点,“听说你找我,有什么事?长话短说,废话少说。”口气冷淡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小麦回头,忙托过了无良医生帮忙送过来的铁笼子。

    小灰异变之后,个头长大了,凶性大发,只要肚子不饿,就会在笼子里撞着玩。这会儿杨小麦一靠近时,小灰又嗷嗷叫着,张着大嘴巴来咬,铁栏杆上已经满是它的牙印儿,深浅不一。要是一直让它这么磨下去,逮不定什么时候真会被它咬断。

    牧放看着小狮獒,眉头一皱,“我还以为,你是为了你们家那头怪兽,要毁我的实验室防护系统,只是为了这只小畜生?”

    杨小麦不理男人口气里的轻佻,忙解释,[小灰中了疯卢克的那个bt激素弹,本来当时他的目标是我的,但小灰为了救我,中了一弹。求求你,牧大哥,你帮我看看它,它当时中了bt激素弹后,就被黑子扔进了他们的养育池里,那池子里都是晶泉水。晶泉水你知道吧……]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牧放一挥手打断了杨小麦的话,“进来再说。”便打开了实验室的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待杨小麦吃力地拖着兽笼子进来时,牧放表情立即一变,上前一把抢过了笼子,一边训斥起来,“你个小没良心的家伙,有你这么蠢的人吗!”

    杨小麦被训得一愣。

    牧放却不理他,迳自往里走,边走边训,“你这是要救它,还是要害它。兽穴里的晶泉水,可是随便拿出来给人喝的。你知不知道,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?回头要是让那些佣兵出去一宣传,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打这兽穴的主意了。到时候,就算你们已经弄死了一个钉达克,保不齐又会跑出来两个,三个钉达克和疯卢克那种无耻、卑鄙的亡命之徒!”

    [对不起。]

    原来,刚才他打断她并不是不耐烦,而是不想太多人知道兽穴里的秘密,反而会为狮獒们引来杀身之祸。变异纪是死掉了五分之四的人类,可还剩下十多亿。现在狮獒们还能据实力为尊,占山为王。但人类的发展速度不是野兽能比的,繁殖能力也一样,要不了多少年,像狮獒这样的高级异兽,就拿人类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还有什么,现在都可以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牧放将笼子放到一个仪器台上,启动扫描,立即引得笼子里的小家伙疯狂的嗷叫,撞击笼子。

    杨小麦有些担心地看着,也知道自己出不了力,便从空间钮里拿出了那**晶泉水。

    [这是黑子让小麦泡过的晶泉水。之前,你们都说,只要在48小时内进行抢救,也许异体还是能恢复原状的。黑子说,这晶泉水对他们异兽来说,有很好的疗伤解毒作用。除非遇到非常严重的伤和毒,他们才会进去泡一泡的。我想,也许这是他们异兽本能的自救方式……]

    牧放拿过那管液体看了看,又伸手沾了一滴,道,“但是这只狮獒还是发生了变异,说明这晶泉水也没可能对抗那bt激素。我也只能尽人事……咦,这个水,和那些佣兵之前喝的水,不一样吧?”

    杨小麦点点头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牧放看了看小姑娘的眼睛,也没有再多问,一切不言而喻了。异兽随意给人类的东西,肯定不是什么多稀罕的,而做为救命恩人的杨小麦带出来的这个东西,应该才是异兽们真正重视的宝贝。

    很快,检察仪上的数据出现在了两人眼里。

    变异值高达百分之两百,比寒野是低多了,但是也让人心凉极了。按照杨小麦知道的变异常识,这数据也是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的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殷殷地看着牧放,看得牧放心头滋味难言。

    他微叹一声,“我只有试试看。异兽这种情况,我也是第一次碰到。但我不能保证成功,若是事后它的情况更严重,甚至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杨小麦虽然早知道答案是这个,还是红了眼眶,低下了头,[我知道。黑子说,要是三天之内,没有什么起色,或者情况更严重了,就要以狮獒的方式处置小灰,以保证它们狮獒的尊严。]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三天时间,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[可是你忙活了一晚,现在只剩两天半了。]

    牧放瞪眼,这丫头还跟他斤斤计较上了,“臭丫头,你当我是机器人不需要休息的吗?昨晚我可是熬了通宵,帮你的怪兽想办法,你现在有了小的,就不要大的了?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杨小麦一着急又叫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牧放的一只袖子。

    牧放伸手拧了她小脸一下,失笑,“哎,逗你一下,激动啥。你可是我的未婚妻,按照生育司的规定,未婚夫要是对未婚妻不好,未婚妻有证据的话,也是可以直接到生育司申请解除婚姻协议的。你说我敢对你不好,敢拒绝你的要求吗?”

    这不是赤果果的调戏是啥?!怎么画风突然就转成这样儿了。

    这荒山野岭的,四下无人的,匿大一个房子里,孤男寡女,唔!

    杨小麦立即甩开男人的袖子,跳到三步外,警惕地盯着牧放那一脸狡诈的笑,觉得这个家伙果然鬼畜得很,人前一套,人后一套,真是坏透了。

    [我出去了!]

    不能再跟这家伙待在一起,太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杨小麦转身就走,身后还传来男人调尔朗当的声音,“我可爱未婚妻,我飞机里有揉面机,你别把自己的小胳膊腿儿累坏了,我会心疼的。

    对了,我还没吃早餐,你做的肉饼我还没偿过,是不是应该给我送两个偿偿啊?好歹,我这是在为你的大情儿和小情儿,熬了个通宵。我这么大度的老公,你上哪儿找去。哦,两个肉饼可能不够,听说你手艺很好,顺便把午饭的量也给我算上,就六个饼吧!”

    跨出门槛时,杨小麦差点儿跌一跤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

    这些个变异纪的男人,一个个的都是大变态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时,杨小麦忍不住回头朝里瞪了一眼,吐了吐小舌头。

    那时候,牧放收回眼,看着在手术台上嗷嗷叫唤的小家伙,目光一冷,一只机械臂伸了过来,上面举着一根长长的针管,立即扎进了小家伙的身体里,很快,小家伙的叫声变弱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,就走到了一排试管前,看着最上层里的一根满是血液的试管,心下犹豫着。

    做了一晚上的实验,他始终没有拿小姑娘的血来做。这种情况,对他这个研究狂人来说实属罕见,可不知为什么,他就是一直压着这念头,压着那个猜测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为这两个人保守秘密?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,每次看到那小丫头可怜巴巴求着自己的样子,就像当年的自己?!

    他自嘲一笑,盯着那管液体良久,终于还是伸手取了下来,用玻璃棒,沾了一点点到切片上,再将机器手臂采集来的小狮獒的血样切片,放到了显微镜下,进行观察。然后,借助机器仪器,慢慢将两个样品的切片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个红色的液体混合之后,迅速发生了反应,画面通过高倍的显微镜,同步到了旁边巨大的屏幕上,令人惊讶的情况发生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牧大师太坏了,没事儿就爱撩我们小麦麦。

    秋秋来求票啦啦啦,不管什么票,爱我们寒爷无良和小麦麦的,通通投过来。

    冬天这么冷,我需要票子的温暖啊!快来吧,你们就是我的小暖炉,抱一个,抱一个,再抱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