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科幻小说 > 废柴少爷当自强 > 第三十八章 我不想现在就死

第三十八章 我不想现在就死

    我沉默着,今天已经说得够多了,若非王杰真的如后世评价的那样,心胸宽广,志向远大,够砍我脑袋一百次的。?爱看?小?说?  ?? w?w?w?.?ik?a n?xsw`com

    王杰垂头丧气地靠着椅背,沉默地看着旷野。

    野草就像站在地皮下面,随时等待雨水呼唤的士兵一般,一声令下,立刻就钻了出来,虽然才下了三四天,地面已经出现了一层碧绿的细绒毛毯,那些已经发黄的树叶,此刻也跟放进染缸染过一般,碧绿青翠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“返回,返回!”王杰忽然挥手发令。

    “王爷爷,马上就要到我家的稻田了,你不看看吗?韩城也在河边,你可以派人过来学习,效法我家,种水稻比种玉米产量高,更好吃。”

    他翻翻眼皮看了我一眼:“国将不国,你还有心说稻田!”

    我笑了一下:“不是说,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吗?”

    他恼火地指了指我:“你真有气死人的本事,说吧,为何撺掇我种水稻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让你感受一下,农家对社会的贡献到底有多大,哼,对百姓来说,一百个儒学大师,不及一个农学大师,若是天下的儒者,都变成农者,白莲教不诛而灭。”我当然知道自己说得是谬论,儒学被推广,就是因为它能“教化万民”,是封建帝王手中的有力武器,在稳定人心方面的作用不可忽视,但饿肚子的老百姓实在忍无可忍时,也难免会铤而走险,比如当下,白莲教已经有燎原之势。

    果然,王杰脸色不渝,抬手指了指我,又颓然放下:“说吧,你今天就一次性把作践儒学的话都说完,以后,再在我面前叨叨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他:“你还别说,我对儒学的怨念,的确非常深,对农民来说,儒学不如农学,对工匠来说,儒学不如墨家,国与国之间的交往,纵横家显然比儒家更擅长,还有医者、法家,没有他们,我们将要面临怎样的生活,王爷爷比我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国家需要的官员,就该是各有所长,各显其能,如今,只有儒家高高在上,法家、纵横家、兵家要么低人一等,要么根本就消失于人世。知道为何每个朝代都是由衰微到极盛,然后再衰落,周而复始不?都是因为官员的知识结构不合理,统治者只知道遵从古训,没有与时俱进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与时俱进?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王杰狠狠瞪我一眼:“你这回,可是大错特错。太宗皇帝道‘凡事莫贵于务实。’世宗也说:‘本朝龙兴关外,统一天下,所依靠的,惟有‘实行’与‘武略’耳。我族并不崇尚虚文粉饰,而采取的举措,都符合古来圣帝明王之经验,并无稍有不及之处。由此可知,实行胜于虚文也。’这是不是你说的与时俱进?若不与时俱进,他们也不会认可儒学,从而有了科举,有了满汉同朝的大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今国力虚空,白莲教猖獗,圣上怎么一味‘法祖’,而无新措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说祖宗之法不妥当?”王杰已经被我雷得外焦里嫩,见怪不怪,只是感慨,而不激动。

    我一撇嘴:“祖宗之法就那么妥当吗?为何圣祖改了太宗的法令,世宗又改了圣祖的法令?而高宗,不也改了世宗的很多做法?康乾盛世,荣昌百年,若是一味法祖,他们还不和蒙元一般,早就返回白山黑水的极寒之地了?”

    对于我的大胆直言,王杰虽然早有领教,这段话也还是让他吃惊不小,他四下看了看,护卫人员都在五十步之外,根本听不见我们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爷,你一心让我去京城,就我这口无遮拦的性子,迟早是个死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现在就死,早死早托生,省得还得千里奔波,连个全尸都落不到。”

    王杰真被我气着了,但今天我怪话连篇,他大概也习惯了,只有气无力地用手指点了点,就仰头靠着座椅后背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王爷爷,你肯定觉得,圣祖十分英明睿智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

    “世宗天天把圣祖挂在嘴边,口口声声按照圣祖的指导在做事,他的祖宗成法改了没?没有少改,对不对?士绅一体纳粮、改土归流,都是世宗朝完成的,若没有世宗的励精图治,如何有高宗即位时的国库充盈?高宗皇帝一心做十全老人,可他给今上留下的,是怎样一个烂摊子?官员贪腐奢靡,国库空空荡荡,百姓民不聊生,白莲教如荒原野火,此起彼伏,眼看大清都到了生死存亡之境地,圣上却一味口头喊整饬,雷声大雨点小,没有什么动作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王杰忽然拍着脑门,痛苦不已地道:“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是我没有辅佐好皇上啊——”

    看他痛苦的样子,我又于心不忍,就一遍帮他顺气,一边安慰道:“不能怪王爷爷你,你已经做得够好了。皇上需要良臣辅佐,不止一个,而是一批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情也十分郁闷,明清两代,闭关锁国,不仅使得社会没法进步,知识分子的眼光,也受到很大的局限,我原本穿越过来,是想振兴家族,却没想到被王杰感动,如今竟然不顾自身安危,关心起国家大事来。

    “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“

    我本是无意间吟诵出声,没想到王杰的眼睛却忽然睁开,十分尖锐地瞪着我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才子,为何不打算读书进学?”

    换做一般人,早就被他盯得乱了方寸,我却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:“我不想现在就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