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库 > 其他小说 > 贵女邪妃 > 第十九章 一眼万年!
    倾城因为王丽华一事,一直是心情不佳,夜墨知道她对这个王丽华是多了几分的同情,便命人将俊武带在了身边。? ? 爱看? 小说网  w?w?w?.?ik a?n?xsw`com

    直到快到蜀地了,倾城的心情才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阿墨,俊武呢?”

    “许是跟着寒东一起去寻猎物了,你不是说想吃烤兔子了?”

    “阿墨,你说,咱们应该如何安置这个孩子?王丽华生前的遗愿,似乎是真的不想让他回到秦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不若,就交由你的人来调教好了。我看他比连城才小上一两岁,将来,许是能成为连城的一个得力助手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这孩子如此年幼,若是果真送回了秦王府,怕也是活不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倾城默然,想想这个孩子太过天真,连自己被人丢弃都不知道,竟然是还能傻傻地站在了街上等,不哭不闹,不得不说,这样的孩子,也是实属少见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进了秦王府那样的地方,怕是不被挤兑死,也得被人给虐待死。

    “幸亏秦王已经是有了两名庶子,否则的话,我还真是想着将这个孩子给他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的心性简单,我瞧着还是一个认死理儿的主儿,若是真送回了秦王府,也不过就是死路一条罢了。”

    倾城点了点头,一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肚子,“原以为我们此生也不过就只这两个孩子相伴,不想竟是老天厚待,我们又能再得一子。阿墨,就当是为了我腹中的孩子祈福,对俊武,好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这次,不若就将他也留在了蜀地好了。现在吃些苦,总比长大了,连命也保不住要好吧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洛洛很喜欢他。”倾城想到这些日子,那个俊武总是跟着了洛洛的后头,简直就是成了洛洛的小跟班儿,洛洛让他干什么,他就干什么,从来也不多问,还果真就是有些呆!

    夜墨点点头,从善如流道,“嗯,洛洛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站在了二人身边的洛离则是抽了抽嘴角,两位主子还真是黑心!明明就是小公主很喜欢欺负他,好吧?

    这些日子,洛洛不是让那个俊武去捉蛤蟆,就是去让他上树掏鸟窝,好好地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孩子,竟然是让他们的小公主给带成了一个坏痞子。

    更离谱的是,昨儿他们经过了一处村庄的时候,小公主竟然是让那个俊武去一家农户里头偷薰肉!

    最后才那么一丢丢高的小俊武,自然是没能偷着挂在了墙上薰肉,反倒是被人家家里的大黄狗给追的满街跑!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要不要将俊武的身世告诉他呢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如何?不知道又如何?”夜墨的声音有些清凉,“总归是回不去了!若是让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世,只怕是不会放过秦王妃的,再加上了武家,你是嫌我们的日子过的太轻松了?”

    倾城一时有些语塞,这话说的也的确是有着几分的道理的,可是她总觉得有些事,纸是包不住火的。而且,当初王丽华说那些话的时候,小俊武明明就在旁边,难免会记忆深刻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是等他到了蜀地,自然就会将一切不该记住的,都忘掉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身为暗卫,自然就是该有暗卫的职责和觉悟。”

    “他,到底也是你们南宫家的血脉,你果然就舍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义务护他一辈子周全,更没有义务让他一辈子荣华富贵!想要过的好,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,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连城那里?”

    “连城那里我自然是会实话实说,他也该有自己的判断力了。”

    倾城顿时有些汗然,连城才六岁好不好?竟然是这么小,就要让他如此的**了?不仅仅只是说话行事,竟然是连思考问题,也要让他完全的**?是不是太狠了点儿?

    当然,这话倾城也就是心里头想一想,嘴上不敢说。可是她虽然是不敢说,不代表夜墨就看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他早些地能独当一面,我们才能早些地周游四海。你不是一直想着游遍名川大山?”

    倾城一听,刚刚才生出来的对连城的愧意,立马又消失地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觉得多少有些对不住小连城,所以倾城到了蜀地后,也没敢多做停留,只是与连城相聚了几日之后,便又重返京城了。

    七个月后,倾城在承乾宫产下一名皇子,太上皇大喜,当场赐名为天赐。

    夜墨在听了这个名字后,也只是微微掀了掀唇角,本来这个孩子的到来,对于他们夫妻二人来说就是一个意外,如今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字,倒也算是合了他二人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许是为人父多年,年纪也大了一些,夜墨对于这个刚出生的儿子,多少还是有了几分的好奇和亲厚。竟然是在探视了倾城之后,破天荒地主动要求抱了抱。

    怀里软的像是一摊水一样的小东西,让夜墨真正的意识到了,这种血缘的奇妙。

    只是,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才被触动了没多久,便感觉到了胸前有些温热,脸色一僵,全身亦是僵住不动。

    一旁的嬷嬷们见势不好,立马就迎了上来,太上皇瞧的真切,他的小孙子,将皇上胸前的那一团五爪金龙,给喷上了水!

    看到儿子吃瘪,太上皇的心情瞬间大好,就像是吃了什么回春的药丸一样,一连精神抖擞了数日!

    直到孙子的满月宴上,这位让太上皇高兴了一月的金孙子,直接就在他的怀里贡献了一泡软黄金。

    太上皇的脸色,当时就绿了!

    而在场的众位朝臣贵族们,除了皇上外,其它人皆是将头压的低低的,显些都将自己给憋出内伤来。

    夜墨自然是不怕他,笑地很是没有良心,还冲着他扬扬眉,眼底的挑衅得意,丝毫不加以掩饰,仿佛在说,瞧吧?到底是我的儿子,虽然是尿了我一身,可那到底也算是童子尿,现在呢?你这叫什么?

    太上皇因为这一泡软黄金的贡献,硬是让自己忍了三天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直到实在是忍不住了,这才又让人将南宫天赐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跟你父皇一样的坏!不过,这才是我南宫家的子孙。哈哈!”

    十年之后。

    俊美风逸的南宫连城咬牙切齿地看着桌前的一堆奏折,狂吼一声!

    “南宫夜,洛倾城,你们两个没良心的!先是虐待皇爷爷,现在又来虐待我?简直就是天下第一黑心夫妇!”

    可惜了,任他吼的再厉害,那被骂的两人也是听不见,反倒是在外头优哉游哉地泛着小舟,开始游湖了。

    南宫连城,十六岁登基,年号顺安。

    “阿墨,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也太黑心了些?万一将来回去,会不会被连城指着鼻子骂?”

    “他敢?”夜墨的声音一冷,揽着爱妻纤腰的手,则是微微紧了三分,“放心,那小子滑的很,身边又有那么多人相助,不会累着他的。”

    夜墨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这个,倾城的脸色更是僵硬了两分。

    “阿墨,我们是不是将哥哥、三哥还有云墨宸他们,给利用地太狠了些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夜墨很是心安理得道,“这叫人尽其材!他们既然都是有才之士,就该是为国为君,多多分忧。他们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,不也正是为了这个?不然的话,那高官厚禄,岂不是成了摆设?”

    此时,他口中的这几位人尽其才的,还是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的。

    洛洛的父亲为了庆祝她的身分康复,在洛洛完全康复好,便在家里举办了一个晚宴,亦是一个让洛城真正步入商界的一个引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可以请你跳支舞吗?”

    面对众多的男宾们的邀请,洛洛全都推拒了,不知是不是因为回来的时间太短,她总是不能适应现在的这种局面,更准确地说,她不能适应没有夜墨陪伴的日子。

    本来是为她准备的宴会,可是她这个主角,却是偷偷地躲到了二楼的阳台上,看着外头院子里,也时不时地走出三三两两的俊男美女,洛洛突然就觉得自己好想哭!

    一个高大且挺拔的身影很快闯入了洛洛的视线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很有王者风范的男人,此刻才刚刚下了车,由人恭敬地引了进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脸上很冷漠,院子里的灯火辉煌,却似乎是仍然抵不过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。

    男子到了院子中间的时候,蓦然收住脚步,轻轻地抬起头,正好与阳光上的那双明眸相撞!

    那一眼,似已是万年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写到这里,我觉得这应该算是番外的一个完美收官了…留一些想像的空间给大家,可以让大家yy无限…哈哈。美人们,番外的话,到此就是彻底完结了。如果美人们觉得还是看得不过瘾,可以移步到《风华夫君锦绣妻》去看看,http:。/info/632022。html感谢大家长久以来对飞雪的支持和厚爱,感谢一直喜欢、曾经喜欢、将来也会喜欢贵女的亲们!我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,没有你们的支持,就没有我的坚持!希望在新文里,亦是如此!因为有你们,所以,我才会一直在!谢谢!